當前位置:首頁 > 檢察風采 > 理論研究 > 正文

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如何認識專家論證意見

發布時間: 2018-06-25 11:18:29   作者:施金枝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如何認識

專家論證意見

 

施金枝*

 

【內容摘要】在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專家論證意見的作用、效力如何,如何全面客觀的面對專家論證意見,一直是一個備受爭議的問題,結合辦案實踐,本文擬從專家論證意見的價值目標、類型、以及實踐中應當如何應對的角度對專家論證意見做一分析、探索,希望能夠對司法實務中的實踐產生積極作用。

【關鍵詞】刑事案件  專家認證  證據采集

 

專家論證意見,在一些定罪量刑爭議較大、社會影響較廣泛的刑事案件中越來越頻繁的出現,學界和法律實踐工作部門對于專家論證意見的法律效力也是見仁見智。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當前大部分的法律實踐工作者均畢業于法學院校,而出具專家論證意見書的法學專家本身就是各法學院校的教授或者刑法學、刑訴法學界大咖,他們出具的專家論證意見對于從事法律實踐工作的我們而言本來就具有天然的優勢說服作用,但是,這是否意味著我們應當優勢采信專家論證意見或者把專家論證意見天然的作為判斷案件事實的重要依據呢?本人認為,鑒于專家論證意見的提出有不同的背景,是否采信其意見應當結合專家論證意見的出具背景、委托人等,綜合、客觀的評判,并做好妥善的應對工作。

一、專家論證意見的目的

根據《布萊克法律詞典》,“專家”解釋為:經過教育和訓練,掌握某一專門學科的知識或技能,其觀點能輔助事實發現者的人。專家論證意見出現的目的主要是幫助司法工作者更好的認定案件事實,即“當法官、檢察官的經驗和知識已經無法成為證據資料與事實之間的連接點,他們只能依靠具有這方面知識與經驗的人將空白的連接點填充起來”[1]。在“行家里手”發表專業意見的幫助下,可以清除司法工作人員在認定案件過程中因為專業知識不足而導致的對事實認定存在的障礙,很大程度上能滿足法律實踐工作的現實需求。但是,隨著司法工作的復雜化,專家論證意見的出具也越來越多元化,有的專家論證意見基于當事人一方委托而產生,有的專家論證意見是基于專家就某種社會現象單純發表自己的觀點,有別于基于司法機關委托專家就相關問題在探討后形成的一種專業性的建議或意見,即專家論證意見不可避免的在原有的相對獨立的立場上具有一定的依附性和傾向性?;谝陨显?,需要法律實踐工作者結合專家論證意見出具的背景辯證的對待其適用。但是,需要強調的是,專家論證意見并不屬于我國《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的證據種類,因此,其不具有天然的證據屬性。

二、專家論證意見的具體分類

實踐中,專家論證意見通??梢詣澐譃槿悾阂活愂腔谝环疆斒氯说奈卸鞒?,此類專家論證意見最為普遍,但是鑒于此種專家論證意見具有一定的依附性和傾向性,其爭議性也最大。一類是某些法學專家就社會關注度較高、社會影響較大的案件,自發的發表自己對某些個案的一些看法,此類專家論證意見可以作為較普通民眾意見更為專業的一種民意表達。最后一類專家論證意見的出現,通常是受案件辦理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的委托,就案件辦理過程中與定罪量刑相關的疑難問題、爭議焦點發表一些專業意見或者建議,此類專家論證鑒于基于中立的辦案機關委托,與當事人之間不具有相應的利害關系,對案件證據的掌握最客觀、全面,應當是最為中立、客觀的意見。[2]

三、專家論證意見的實踐應對

(一)將基于當事人一方委托而出具的專家論證意見轉化為代理意見或者辯護意見

鑒于實踐中,越來越多的當事人自發委托相關專家學者就刑事案件中的法律適用、量刑情節等具有爭議性的疑難問題發表專家論證意見,對于此種專家論證意見,有人認為,鑒于此種情況下,當事人一方本身對案情的描述不可避免的帶有主觀色彩,那么專家也很容易產生“先入為主”的意識,且其論證所依據的證據由委托方提供,證據的真實性、全面性、合法性均無法保障,加之大多專家論證意見是有償提供,專家與委托方雙方之間存在利益關系,專家論證意見的客觀性深受質疑。對于這種情況,本人認為,鑒于很多專家學者本身就是兼職律師,受委托支持一方所發表的意見,不管其發表的觀點是否客觀、公正,其都不應當以專家這一具有社會影響力的身份和頭銜出現。因為,這些專家均是在自己研究的領域有所建樹,取得社會廣泛認可,尤其是一些知名專家,更是在其研究領域具有一定的學術權威和較大的影響力,此種情況下,除非其表明是一方訴訟代理人或者辯護人,否則,均不宜以專家身份對案件向司法機關發表具體的專家論證意見。因為,他們所出具的所謂“專家論證意見”會對司法工作產生無形的影響力,一旦司法實踐意見與其意見相左,可能會造成公眾對司法工作的普遍質疑,干擾司法的獨立性,同時對案件另一方當事人也是極大的不公平。因此,應當引導當事人與專家之間完善相關手續,使專家取得合法的訴訟地位,將專家論證意見轉化為代理意見或者辯護意見,否者,司法機關可以拒絕接受所謂的“專家論證意見”;這樣,完善手續后的專家論證意見,僅僅是當事人請來了“知名律師”,而不是主持正義的“法學專家”,既實現了讓專家論證意見名正言順的參加庭審的目的,也實現了保障案件另一方當事人對專家論證意見進行質證、辯論的權利。同時,還可以避免一些法律服務者或者律師以請專家為名,“亂收費、吃兩頭”的不規范現象。

(二)將專家自發的對社會關注度較高的案件發表的個人觀點作為一種學者意見

專家論證意見在實踐中經常以一種純粹學者觀點的方式出現或者發表,其不是基于當事人一方的委托或者司法機關的委托,僅僅是有關學者就社會關注度較高、社會影響較大的案件,在微信公眾號、個人微博、專業報刊等媒體上發表個人作為法學專家對個案的看法。針對此類專家論證意見,就專業性而言,鑒于其具備普通民眾所不具備的法學專業技能和專業知識,其專業性顯然有別于普通民眾對于個案的看法。但是,該種專家論證意見,既不是基于當事人委托而產生的代理或者辯護意見,也不具備證據屬性,如果當事人一方將此種情況下發表的專家意見作為一種證據支撐或者代理意見提交給辦案機關,要求辦案機關采納該專家論證意見的觀點,辦案機關完全可以拒絕。當然,拒絕的同時,不代表不考慮或者不重視該意見,我們可以將此種情況下的專家論證意見作為辦理案件的參考或者拓寬辦案思路的輔助工具,并在合適的場合(如會見當事人之時或者在庭審過程中、在判決書中)及時的向當事人、向社會公眾解釋沒有采納該專家論證意見或者采納作為辦案參考的理由,在完善司法工作與廣大民眾、專家學者、律師等溝通聯絡機制的同時,也體現司法機關對民意民愿的高度重視,從而保障案件辦理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三)將基于辦案機關委托出具的專家論證意見作為辦案輔助

當前,刑事案件數量逐年遞增,案情復雜多樣,案多人少、法律實踐工作者年齡斷層等矛盾不斷凸顯,年輕的法律實踐工作者盡管擁有較高的法學素養和法律知識儲備,但是局限于辦案經驗不足、法律法規更新頻繁、爭議點較多的疑難復雜案件數量大幅上升等因素,相當一部分的基層法律工作者都存在著辦案能力無法適應辦案需求的困難。在這種情況下,辦理刑事案件的公安機關、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必不可少的需要借助外力即專家論證意見作為自己的辦案“智囊”,以解決辦案中單純依靠自身能力無法啃下的“硬骨頭”,從而做到客觀公正的認定案件事實,依法準確的作出法律評價,提升辦案質量和水平,促進司法公正,推動法治建設的科學發展。因此,此時,基于辦理案件的公權力機關委托所作出的專家論證意見,可以作為辦理案件的參考。但是,鑒于此種情況下的專家論證意見亦不屬于證據,因此,不應當公開質證或者宣布,而應當作為內部工作咨詢意見更為妥當。

當然,將專家論證意見作為辦理刑事案件的外援“智囊”,在實踐工作中也早有探索,如最高人民檢察院于1999年設立專家咨詢委員會,全國檢察機關專家咨詢委員會制度運行至今已經近20年,并相繼出臺文件明確規定了專家咨詢委員會的主要職責、任期、聯系機構、提請咨詢和論證的程序、經費保障等等。2016年,最高人民檢察院進一步發布了《關于開展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輔助辦案工作的意見(試行)》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專家參與重大疑難復雜案件咨詢是專家委員重要的履職方式。

本人認為,從司法獨立的角度來說,辦理案件的司法機關理所當然的不應當受外界干擾,公正獨立的辦理案件,但是,當我們的專業知識和辦案經驗無法應對一些對專業知識要求較高的疑難復雜案件時,選擇咨詢一些權威專家對案件的意見顯然是一種有利于客觀公正辦理案件、是一種值得肯定的做法。但是,在具體咨詢時,需要注意三點:一是注意專家論證意見的保密性。雖然咨詢專家可以通過電話、信件、網絡等方式進行,甚至可以召開專家論證會,但是,出于保障訴訟順利進行的目的,專家的意見應當歸檔保存并予以保密,咨詢過程僅僅由辦案機關參與,不應當允許當事人、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參加。二是注意專家論證意見的多元化。作為辦案的輔助力量、辦案的“智囊”,邀請持不同意見的專家參與討論和論辯,有助于啟發思路,保障辦案的公正性、客觀性。三是注意專家論證意見的幕后性,因為案件的判斷需要法律實踐工作者自己做出,因此,專家論證意見應當作為一種內部工作方式而不應當公開的進行。

當然,以上所分析的情形均是針對正在辦理、尚未審理完畢的刑事案件,若是在案件已經審理完畢,判決書已經生效的情況下,邀請專家來就某些案件發表觀點以應對社論輿情,此時的專家論證意見應當作為一種民意,并且是專業性較強的一種民意表達。



* 廣安市人民檢察院公訴處副處長。

[1] 徐繼軍:《專家證人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12頁。

[2] 王戩,《專家參與刑事訴訟問題研究》,華東政法學院學報,2012年第5期。

 

Copyright ? 廣安市人民檢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廣安市金安大道三段133號   郵編:638500   舉報電話:0826-12309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否則視為侵權。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大富翁游戏棋下载 街机捕鱼大亨hd 亿客隆 江苏快3开奖软件 一分彩技巧 开心棋牌下载手机版 2019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兴动哈尔滨麻将安卓版3010 灰熊vs公牛直播 上海11选五走势图 好彩1精准特围技巧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325捕鱼手机版官方网站 大众麻将猎神玩法 麻将外挂免费 三明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