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檢察風采 > 思想政工 > 正文

“彪哥”與犯罪嫌疑人的死磕故事

發布時間: 2020-07-03 15:42:11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如何把一個存疑的案件辦成鐵案,這是對我們職業的挑戰。我們辦案,就是必須經得起歷史和群眾的檢驗”

  “彪哥”本名杜勇彪,是四川省廣安市檢察院第一檢察部的“80后”檢察官。

  中等身材,身形瘦削,常年架著一副斯文眼鏡,外形上不露半點威猛彪悍行跡。

  幽默、愛笑、對女同事“憐香惜玉”、如假包換的女兒奴,生活中的標準暖男。

  這樣一個人,為啥會被叫作“彪哥”?深入了解了“彪哥”與犯罪嫌疑人之間的一個個“死磕”的故事后,終于找到了杜勇彪被稱為“彪哥”的證據。

  死磕毒品案“上家”

  “彪哥”的彪悍,最早體現在懲治毒品犯罪方面。在辦理茍某等5人販賣、運輸毒品案中,“彪哥”通過“欲擒故縱”鍥而不舍地揪出茍某的“上家”農某,把案件辦成了農某等6人販賣、運輸毒品案。

  在辦理該案時,公安機關根據茍某的交易明細摸出了提供毒品的“上家”農某,并及時實施了抓捕。移送審查起訴時,公安機關還提供了茍某的一段通話錄音,錄音內容主要是討論毒品交易金額。但遺憾的是,通話人在茍某的通訊錄中被儲存為“胖子”,雖然該案各環節承辦人都認為“胖子”的聲音和口音與農某相似,但因農某一直言語甚少,無法通過錄音證明農某就是“胖子”。

  經與同事反復商量,“彪哥”采用了“欲擒故縱”的招數。根據當時不具備起訴條件的情況,對農某作出了不起訴決定。宣布決定后,請公安機關立即依法對農某進行詢問,并同步錄音錄像。此時的農某已放松了警惕,與民警“侃侃而談”。詢問完成后,“彪哥”建議偵查人員將取得的錄音和之前那段通話錄音送到專業機構進行鑒定。

  不久,鑒定得出結論:兩段錄音來自同一人,農某就是“胖子”!

  鑒定結果一出,農某便被再次抓捕歸案。經法院審理,農某被以販賣毒品罪依法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彪哥”說,在一個毒品案件里,如果“上家”不能被定罪,對被定罪的“下家”來說,實在說不上個案公平。這正是他一定要將“上家”繩之以法的原因。至今,“彪哥”通過提前介入偵查或依法復驗、復查,至少在3起毒品案件中成功鎖定“上家”,涉案的海洛因和冰毒總量超過8千克。

  同事張靜說:“彪哥這種窮盡一切辦法打擊‘上家’的精神,深深影響著我。我常常提醒自己,各種方法都要試一試,萬一就成功了呢?”

  犯罪數額成謎的假煙販子

  當然,“彪哥”對犯罪的“死磕”并不限于毒品案。

  2017年,一起制售假煙的案件被分配到了杜勇彪的手上。案卷材料顯示,2015年5月至11月期間,曾某出資,由袁某從沿海某市采購專供出口的卷煙。曾某自己則在四川雇韓某等三人將卷煙內外包裝改換為在國內銷售的假冒香煙,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為逃避偵查,曾某基本不以本人名義向袁某提供購煙款,而是利用多名不相關人員的銀行卡向袁某轉賬,還授意妻子辦理一張銀行卡,專門用于轉購煙款。

  “彪哥”通過審閱案卷發現,公安機關在改裝現場查獲的專供出口的卷煙2086條,已改換包裝的假冒卷煙631條零4包,即使按國內同品牌的銷售價格估算,其價值也只有66.5萬元。但袁某的銀行流水顯示,其在深圳從事購煙期間,光收到的轉賬就將近500萬元,其中就包含了來自曾某妻子“專用賬戶”的117萬元。雖然沒有相關供述,但“彪哥”認為,犯罪金額應該不止現場查獲的金額。那么,曾某等人到底改裝了多少假煙?

  由于卷煙是由袁某通過物流公司發到四川,“彪哥”認為,可以嘗試追溯物流記錄找出涉案的卷煙數量。他立即擬定了補充偵查提綱,與偵查人員充分溝通后,將該案退回。偵查人員再次訊問了袁某,其供述,每次發貨都是2-3個大件,每個大件可裝4個小件,每個小件可裝50條香煙。但發了多少次貨,每次發貨的箱子是否裝滿,袁某卻說記不清了。

  在收貨地的物流公司,工作人員認出了經常來取貨的曾某,并告訴偵查人員,曾某每次取的貨都是尺寸、重量大致相同的木箱,并提供了部分物流單據。但問題是,每張單據上的物品欄都被填寫為“設備”,且物流公司保留的單據并不完全,無法直接證明曾某取的貨物就是卷煙。

  這一次并沒能查清假煙數量,“彪哥”感覺略微有點喪氣。但很快“彪哥”就振作了起來:雖然沒有找出明確的數量,但起碼可以肯定的是,曾某等人的犯罪數額絕不止現場查獲那些。

  經過反復查閱案卷,“彪哥”將目光轉向了負責改換包裝的三人。據三人供述,他們領取的是“計件工資”,既然每一包香煙都需要改換包裝才能出售,那么根據三人的工資不就可以推算出生產假煙的數量嗎?!案卷顯示,韓某供述,他負責從曾某處領取三人“工資”,并通過某第三方支付平臺付給其余二人。“彪哥”便將他的思路告知了偵查人員:提取韓某的轉賬記錄!偵查人員立即聯系支付平臺提取了后臺轉賬數據,但遺憾的是,韓某使用的是平臺直接向銀行卡轉賬的方式。在當時,由于技術原因,這種轉賬方式在后臺的數據是不能顯示收款方賬號的。此外,偵查人員還嘗試直接從韓某手機查找記錄,韓某卻稱,太久沒有使用手機,已經不記得支付平臺密碼了。

  “那就讓他改密碼吧!”偵查人員把情況告訴彪哥后,“彪哥”說道。于是,“彪哥”就和偵查人員一道帶上韓某的手機和證件到了看守所,督促韓某按照平臺指引,成功修改了密碼,韓某的轉賬記錄立即呈現在大家眼前。后來,彪哥在回憶這個案子的時候說,“看到記錄的那一瞬間,心里懸了幾個月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了”。

  根據轉賬記錄和相關供述查明,韓某等三人分別獲得“工資”6.31萬元、5.5萬元、1.41萬元,按照三人供述的計件單價計算,加上在現場查獲的尚未加工的部分,得出曾某、袁某至少非法購入了專供出口卷煙35261條。案件取得重大進展。

  最終,經法院審理,曾某被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400萬元,其他涉案人員也被判處相應的刑罰。至此,全市最大的一起制售假煙的案件塵埃落定。

  沒有第三人的犯罪現場

  2018年,一起棘手的案件被送到了杜勇彪面前。其實,案件情況并不復雜,被害人李某被其男友重傷入院,5天后搶救無效死亡。

  之所以棘手,是因為該案的核心現場只有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一對一在場,沒有監控拍下關鍵證據。這起案件到底屬于故意傷害還是故意殺人抑或是過失,甚至是意外事件?實在難以判定。另外,由于犯罪嫌疑人與多人存在大額經濟糾紛,涉及大量民事訴訟,該案引起了公眾的關注。

  “彪哥”再次拿出他彪悍的勁頭。為確定案件性質,“彪哥”將案發時間前后,核心現場周圍的監控錄像都調出來逐幀查看,對案發前二人的肢體沖突的畫面進行重點分析。根據案發前犯罪嫌疑人對被害人的暴力行為,以及被害人的掙逃表現,結合路人反映的“案發時看到兩人有強烈的肢體接觸,并且聽到被害人呼救”,他判定,犯罪嫌疑人辯稱的“當時二人正相約自殺”基本不可能。

  對于犯罪嫌疑人辯稱李某是因為意外摔倒而受傷這一點,杜勇彪發現,尸檢報告顯示,被害人頭骨骨折、腦組織挫碎傷。經過咨詢法醫、查閱大量書籍和相關案例,他認為,以被害人的年齡和案發前的身體狀況,普通摔倒是不可能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害。在眾多疑點面前,犯罪嫌疑人的謊言破敗,訊問取得新突破,李某被害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最終,該案被告人以故意傷害罪被判處無期徒刑,被害人李某的父母對結果表示認可。宣判當天,兩位老人對走出法庭的“彪哥”一路道謝,后來,還專程到他辦公室,再次表示感謝。“如何把一個存疑的案件辦成鐵案,這是對我們職業的挑戰。我們辦案,就是必須經得起歷史和群眾的檢驗。”“彪哥”講出了他的信念。

  農村娃對話農村人

  每當有人稱贊“彪哥”“了不起”,他總說:“莫抬高了,我就是個普通的‘農村娃’,土生土長的農村人,認認真真做分內事。”

  基于對農村深厚的感情,這個“農村娃”辦起涉及農村的案子來,從不馬虎。2017年,一起貪污案的上訴人引起了杜勇彪的注意。上訴人廖某是某村委會文書,在一審判決中,法院認定,廖某和其他幾名村干部利用職務之便,偽造花名冊,虛報退耕還林面積,截留并私分退耕還林款,廖某個人從中獲取4萬元。因廖某如實供述罪行,且主動退出所分贓款,法院對其免予刑事處罰。應該說,這樣的結果已經是十分值得慶幸了。廖某卻提出了上訴,要求法院改判自己無罪!

  認真閱卷之后,“彪哥”決定對廖某進行訊問。經過仔細梳理,“彪哥”發現,廖某對一審判決不服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廖某認為,他家本來就承包了其他村民的土地,他分得的款項就是他承包土地面積對應的退耕還林款,并沒有多拿。其次,廖某和他父親近幾年陸續組織村民共同出資修路,路修完了,卻沒有人償還由他們墊付的修路款。廖某認為,村里集體決定虛報退耕還林面積取得的錢,就是村里的。用村里的錢來抵村民們欠他家的修路款,并無不妥。最后,他雖然參與了偽造花名冊,但他是近幾年擔任村文書后,被其他村干部勸說才“被迫”參與進去的,分的金額也不多。

  “彪哥”這才明白,雖然經過了這么多訴訟程序,卻沒有人讓廖某真正明白,通過偽造花名冊取得的退耕還林款,到底是什么性質。廖某也沒有明白,用“村里的錢”來償還他家墊付的修路款,有何不妥。對話間,看著時而憤憤不平,時而垂頭喪氣的廖某,“彪哥”明白了廖某的不甘:父子倆為組織村民一同修路費了不少功夫,還墊付了不少款項。明明做了好事,不過就是想拿回自己的錢,怎么就成了罪人呢?他做的事怎么能和那些純粹為了貪“村里的錢”的村干部一樣呢?

  “彪哥”結合自己在農村的生活經驗,一方面,對廖某父子自發組織村民修路并為之墊款的行為表示了充分的肯定。另一方面,詳細介紹了相關法律法規,講解了偽造花名冊騙取退耕還林款的性質。他告訴廖某,即使上報的名冊和面積都是真實的,但是以“還債”的名義截留本屬于其他村民的款項也是不合法的。而一審中認定的貪污行為,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也正確,法院并沒有冤枉廖某半分。結合廖某的實際經濟情況,“彪哥”提出建議:雖然部分村民沒有歸還修路款,但卻把山林承包給他了,希望他好好經營,利用山林做些生意,盡快改善經濟狀況,也比把時間浪費在已成定局的訴訟上好。

  聽了“彪哥”的解釋和建議,廖某的情緒漸漸恢復了平靜,他若有所思,離開之前表示“要考慮一下”。三天后,在法院開庭審理該案的過程中,廖某提出撤回上訴申請。在和同事分享這個案件的時候,彪哥說道:“我們住在城市里,有時候很難想象農村人的無奈。對于這樣的案子,需要辦案人員更多的耐心以及設身處地的理解。”

  避免涉疫案有瑕疵

  疫情期間,“彪哥”彪悍的勁頭又鉚上了涉疫案件。2月6日,“彪哥”在公安涉疫案件通報中看到一則消息:一男子因拒不配合疫情管控而被刑事拘留。文中簡單描述了該男子抗法的過程:先是對疫情防控工作人員辱罵、威脅,公安民警到現場后,拒不配合調查還出手傷人。

  “彪哥”認為,對疫情防控工作人員進行妨害和對公安民警進行妨害,其認定標準不應簡單“一刀切”。“嚴厲懲治嚴重妨害疫情防控的犯罪和嚴格把握刑事犯罪的界限同樣重要”,他說。“彪哥”一點不含糊,立即聯系了案發地基層檢察院,提出要把好證據關,確保各項構罪要件證據確實充分,涉疫案件絕對不能“帶病”批捕、“帶病”起訴。

  此后,每當收到涉疫案件信息,“彪哥”總是認真發揮業務把關作用,對下做好指導,避免出現辦案瑕疵。隨著“兩高兩部”辦理涉疫違法犯罪的意見出臺和最高檢涉疫情指導案例陸續發布,全市辦案人員也逐漸對相關案件的辦理標準更加明晰。說起這件事,廣安市檢察院第一檢察部主任張渝對“彪哥”辦案的前瞻性贊賞有加,說他:“關鍵時刻站位高,看得遠。”

  杜勇彪,四川省廣安市檢察院二級檢察官。擅長利用偵查思維辦理案件,在提前介入偵查和引導取證方面經驗豐富。從檢以來辦理各類刑事案件數百件,曾辦理涉案數十公斤的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涉案金額數億元的經濟犯罪案件以及具有重大社會影響的暴力犯罪案件。其辦理的一起生產銷售偽劣產品案被四川省人民檢察院評為保護知識產權典型案例。

Copyright ? 廣安市人民檢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廣安市金安大道三段133號   郵編:638500   舉報電話:0826-12309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否則視為侵權。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何鸿燊在澳门有几家赌场 打麻将绝招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36棋牌新神兽下载官网 微乐免费麻将外挂神器 排列七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晓游棋牌苹果手机版 捕鸟达人单机游戏 吉林快三预测 开心棋牌975官方版下载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游戏 亿客隆官方首页 235777高手论坛精选 广东麻将推倒胡买马 棋牌大圣捕鱼 885